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东丰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6 03:30:26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东丰白癜风医院,武山白癜风医院,天津根治白癜风的专家,临沂治白癜风的中医,兴隆白癜风医院,天津能否治好白癜风,甘肃能治白癜风的偏方

  

  资料图:萨德反导系统

  对韩国政府执意引入“萨德”,紧张的不止乐天,还有不少在中国的韩国人。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近日采访了多名来自各行各业的在华韩国人,他们大多对华友好,对自己的祖国充满热爱。然而,“萨德”风波带来的紧张气氛,让他们无奈、担忧,许多人感到不知所措。

  留学生:毕业后我还能留在中国吗

  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的一名韩国白领,目前是一家韩国大企业在华业务的中层管理人员。隔着电话线,记者也能感受到他的焦虑。“中韩本应是友好邻居,可以共同发展经济。但现在这个情况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只希望问题赶紧解决,尤其是站在在华韩企的立场。”他补充道,“我们这家中韩合资企业目前还没受太大影响,但非常担心以后会不会发生什么”。他在采访中反复说,希望现在的局面“尽快解决”。

  “我们企业界很尴尬,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我在中国有生意,有从事对韩贸易的中国朋友跟我说,最近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。”北京韩人会的负责人员金容完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表示。

  韩国留学生的关注点与企业不同。在北京读大学的安同学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他小学毕业后就到了中国,已在这里生活10年,很希望毕业后能留在中国工作。“我目前还没有感觉到什么负面影响,但以后的事情不好说。毕业后工作要办签证吧?我很担心因为‘萨德’,签证程序会变复杂。”

  安同学说:“我是一个不赞同部署‘萨德’的韩国人。许多专家说,这个反导系统对韩国起不到什么保护作用,倒是针对中俄有用。所以从中国的立场而言,目前一些抵制的反应也很正常。”

  另一名在中国生活了15年的韩国留学生1日对《环球时报》表示,作为韩国人,他理解乐天,“毕竟是韩企,肯定会选择站在政府的立场”,同时他也理解中国的立场。他表示,“乐天对现在的状况有心理准备,公司内部之前对换地一事有不同声音。现在看,他们的在华员工其实蛮可怜的”。这名在北京一所高校读大四的留学生认为,“韩国的安全需要保障,‘萨德’可以部署。问题是,韩政府既没有经过国民的共同讨论,也没有通过国会,更没有与在野党充分沟通,就自顾自地宣布部署决定。这太专制了!这在民主社会里十分危险”。

  “我很害怕韩国民意转向日本”

  “你知道我最担心的是什么吗?就是两国民众对对方的负面情绪会形成恶性循环。”身为北京韩人会负责人之一的金容完,最担心的倒不是他自己的生意。金容完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据他了解,在过去二十年里,70%至80%的韩国人对中国人的印象很好,“但最近半年来,中国人的形象在韩国民众眼中有所下滑,可能是互相尊重不够,再加上两国政界发生矛盾,存在紧张气氛”。

  金容完表示:“乐天同意换地后,我怕两国民意之间的恶性循环会更快,最后或许都会失去控制。但老百姓之间不能互相伤害啊,不应该让普通民众承受军事和外交的影响。”在采访中,金容完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他还是希望中韩政府能在“萨德”部署以前尽快再对话,而韩国内部也需要时间再谈好,“现在是美国比较着急,韩国部分政治势力也着急,另一部分则希望再看看情况”。

  让金容完担心的还有一点是,中韩之间的紧张,会不会让韩国的民意转向日本。“目前在中美日三个国家中,我认为韩国人最喜欢中国,最不喜欢日本。但你知道韩国人民族自尊心很强,如果美国人压迫我们,我们就反抗美国;如果中国政府给韩国的压力太大,有些民众就可能会认为中国在欺负韩国,到时就会反对中国。”金容完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目前韩国民众不同意和日本建立同盟关系,但如果民意转变,韩国人同意了,“到时候东北亚局势就不好说了,我很害怕发生这样的事情”。

  餐馆老板:你来望京,我请你吃烤肉好不好

  最后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的,是在北京生活了十多年的金光相,他在望京开了一家韩国烤肉馆。虽然他的中文说得很不利落,但简单的话语却给记者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。

  “我就是个普通人,国家的事儿我也说不太好。‘萨德’之后,我的生意也差了。但我的中国老顾客对我依然特别好,他们知道我是个一般人,决定不了什么。我是韩国人,但我在北京住十几年了,我只希望中韩关系赶紧好起来。”这位极热情的韩国老板不忘盛情邀请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你来望京,我请你吃烤肉好不好?”【环球时报记者 白云怡】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山东治白癜风的药物